沐沐w

怕写的文没有人喜欢,却还是要写的垃圾。
这里沐沐,多多指教。

允boy小甜饼

   www这里先跟大家说声抱歉。因为我现在初三提前开学,之前一直拖着没有更新。我的那篇小长篇可能也要拖一段时间了orzzzz所以就更了一个小甜饼希望大家喜欢( ˘•ω•˘ )






   *ooc
   *来自于boy最新的饮料视频梗
   *极度短小orzzz


  boy看着自己视频上不断刷着的红双喜,心中窃喜。他抬头看了看在旁玩手机的允星河坏笑着凑过去。

  “允星河啊。”

  “恩?”

  “你知道为什么视频上那么多人给我们刷红双喜嘛?”

  “恩……欸欸?!”

  允星河的头猛地抬起来,撇到了boy不怀好意的神色。他把手假装不经意地摸了摸头发,挡住有些泛红的脸颊。

  “大概是因为他们比较喜欢我们?”允星河用他认为最平静的语气说出这样的话。

  真是,这家伙在搞什么呀。

  “不。”

  “什么不?”

  “不对。”

  boy把允星河遮住脸颊的手一把拿开,直直的看着他。

  允星河看着boy一反常态的认真眼神,脑子有点发晕。脸上的温度大约又高一分。

  “什么、什么不对。”

  “理由。你说的理由。”

  “那是因为什么?”

  “因为,”boy贴近他的脸。

  “我爱你啊。”

  “唔。唔?”





  甜饼更新完毕థ౪థ,如果想看我以前更的长篇的话翻翻我的空间好了orz顺便不要脸的要一下关注【被打晕】

允boy/boy允(3)

我竟然写了4880字!!!【吐血】_(:3⌒゚)_
允boy(3)【我竟然写了4880个字???】

      大概是受了之前填坑不埋被怼的影响???∑(´△`)?!打算把坑埋掉恩。之前有位小可爱提了建议,说是允粑粑的性格设定不符合实际【对啊对啊!他要是腼腆内向我就是狗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咳咳咳,是挺ooc的。但是我在这里是想把允粑粑塑造成一个有故事的男银恩恩【其实就是找个借口给你们塞刀片啊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咳!所以结局是he还是be,嘿嘿先不说咯。

    为防止萌新一脸懵逼,这里重申:笑笑是个女孩子!没错!这里我写了个蜜汁性转!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想起来我就得意】(•̀ω•́)所以这里第三篇,如果没看过前篇的自己翻啊。

 
  这里渣新沐沐w,辣鸡文笔、辣鸡排版注意!请多关照!(灬ºωº灬)♡

----------------------------我是分割线w ---------------------------



   等走到近前,允星河才稍稍看清她的脸,那是一个长相甜美的女生,即便是丑到爆炸的校服穿在她身上也是很养眼。表面的内向性格不允许允星河细看。他连忙转移视线。

  “逆风笑?”boy吃惊地看着她。“你怎么来了?”
 
  雨不知什么时候停了。

  “嘿嘿!我当然来啦!”逆风笑一下子扑到boy身边像八爪鱼一样地黏在他身上,“万一被我捉到你在和其他女孩子约会呢?我就...”她做出了一个断子绝孙的表情,然后甜甜地笑了起来。
  boy则一脸嫌弃:“我和别的女孩子约会管你什么事啊。还有...”他无奈地看了看完全敷在自己身上的逆风笑,“你能不能有点女孩子样儿啊!整个就一男人婆!”
  顿时逆风笑白皙的脸顿时红晕一片:“你你你说谁是男人婆!”说着伸出一只罪恶的手死命地蹂躏boy的脸。
  “我说的就是你!诶诶诶,痛!你干嘛?!松手诶!”
  “我就捏我就捏,你拿我怎么地!”
  “你你!你个男人婆!”
  “你再说!我是什么~~?
  “男人……唔哇好痛!你!个!男人婆!”

 

   

       “噗。”允星河突然轻笑了一声:原来青梅竹马的关系都是这么好啊。
      转而他像是想到了什么,好不容易明媚起来的眼眸像是被黑暗吞噬了,替代它的是无尽的墨蓝。他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抑制自己脑中的眩晕,他张了张苍白干涩的嘴唇对着boy说:“我怕是有些...不舒服...今天我就不上学了。”这句话像是花尽了他所有的力气,脚底是轻飘飘的触感,boy好像在叫我。唔为什么我听不见啊。
      “啊?允星河你还好吗?!”boy想上前查看,却被来自衣角的拉力所牵制。“逆风笑!你到底要任性到什么时候!!!我说过了,叫你上学不要偷偷跟着我!为什么不听!”话脱口而出时,boy失了神。我、怎么了。
        逆风笑确确实实地怔到了,记忆中自己闯再多的祸,boy也从来没有生过气。今天……怎么。
  boy瞥了瞥身边可怜巴巴的逆风笑,耐下性子柔声劝了几句。今天的自己总归有点不太对,明明没有那么易怒的啊。想着,他懊恼地揉了揉自己的头发。眼前闪过刚才允星河柔弱的背影。这家伙!哎放了学再去看看他吧。

----------------------------我是分割线w ---------------------------


“星河?星河哥哥?”眼前闪过少女熟悉天真的脸庞。
  “佳思!是你!真的是你!”允星河猛地抓住少女手臂,过分的激动令他的手不住地颤抖。泪水像是决堤了一样,无声无息地肆意蹦发。
  “星河哥哥你说什么呢?”少女好笑地望着他,“我一直都在啊。噗”
  “啊……对对。没错。”允星河嘴角终于有了一抹笑意。
  “好了,那么。你什么时候能松一下手呢?你弄痛我了。”
  “啊啊啊!对、对不起!”
  “噗,”少女笑了,点点允星河的头,“你呀!还是这么蠢!”
  “诶嘿嘿。”允星河涨红着脸,挠挠头。
  “走吧我们去玩啊。”
  “去哪?”
  “老地方。”她回头俏皮一笑,允星河的脸又一次滚烫起来。
 

  “唔……哇!”
  “佳、佳思!你又捉弄我!”
  “嘿嘿。玩玩嘛!”少女大声地笑着,弯腰坐在允星河身边的草地上。
  轻风拂面,迎着面庞的是青草的香气。允星河从未像现在这样的畅快。真是太好了。
  “讷。星河”少女眼中不知在看什么。
  “恩?”允星河看着她眼中无限温柔。
  “我们会一直这样的吧!一直一直。”她回头甜甜地笑了。
  允星河不敢眨眼睛,他想把她的模样永远地刻在自己的脑海里。
  他深吸一口气,笑着:“一定!”
  “是啊一定呢!”少女的声音突然模糊了起来。耳边传来汽车的刹车声。
  允星河猛地睁开眼。“佳思?佳思你人呢?”他无助地大吼,“你肯定又是在开玩笑!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玩!”。一阵颓然,他猛地坐在草地上,四周空无一人。“你别这样啊!你、你星河哥哥会着急的啊。”他颤抖着声线:“不是说好了一辈子在一起的嘛!一辈子啊!”
  “对啊。一辈子。”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允星河顿时笑了:“嘛,我就知道你一定是在……”抬起头的他突然怔住了。“开玩笑。”眼前的景象变了。为什么会有一辆救护车?为什么我听不见声音呢?佳思?他不经意地低头。等等,为什么都是血。手中温热的触感,充斥鼻子的腥味。为什么是血?不对!错了!不应该是这样的!

    “佳思!”允星河一声惊呼。眼前的画面回到熟悉的卧室。没错,在佳思死后的十几年我一直是这样过的。就这样,被莫须有的梦魇纠缠着也是十几年了。有时,允星河都觉得自己可笑。能被虚无的东西纠缠成这般狼狈的模样。可他,无法控制。今天早上看到boy和那个女孩子的样子,身体里隐藏着的魔鬼又在肆意地躁动了。
     佳思出车祸死的时候,他不吃不喝。因为他就是死也不会相信曾经和自己定下永远契约的女孩儿会这样死了。由于他的这般落魄,母亲日渐消瘦,也开始寝食难安。父亲终究是受不了折磨,依然离开了这个家。母亲也在不久后西去。曾经所拥有的美满的一切全部如泡沫般,消逝了。他觉得自己就是个罪人。没错是自己毁了这一切。如果不是自己让佳思去买自己爱吃的凤梨酥,如果不是自己一直萎靡不振,如果不是……再怎么样,那也是如果。
        于是他打算以行为来鞭策自己,来惩罚自己被愧疚填满的内心。他拾起原本难以下咽的书本,因为生前的母亲最大梦想就是看着他考上大学;他开始打工,因为父亲以前最喜欢自食其力的孩子;他不让自己对其他女孩子动心,因为、他的心只可以是佳思的。他就这样日复一日地活在愧疚中因为只有这样自己才会好受。
         久而久之,他成了别人口中脾气怪异的人,大家开始排挤他,冷落他。一度交心的好友也抛他不顾。可他不在乎。因为他知道,他要忏悔。他要活在忏悔里。他不需要其他的东西。
  可是这几个月,他的心底有东西在变化。自从遇见了那个笑容灿烂的少年,他尘封已久的心重新亮起了光芒。可他知道,他不可能喜欢他,亦或者是。不能。可,视线一接触到他,一言一行就不受控制。他尝试不再接近他,可最终发现,自己做不到。这种禁断的感情不停地发酵。一发不可收拾。

       允星河定了定神。迷迷糊糊地回来后,自己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大概是睡着了吧。他揉了揉有点发酸的肩膀。唔下午一点了。我睡了那么久啊。是不是该做点什么吃呢?正冥想间,听闻敲门声。恩?我们家?有人敲门?真惊讶着呢。门一开,门外竟站着boy。
  “b、boy?!”允星河半是惊喜半是惊讶,不觉间脸又红了,“你你怎么……”
       话音未落,boy就连忙张口问道:“你怎么样?是生病嘛?什么病啊?医院去了嘛?还有你干嘛还站在门外啊?快进去啊。”
  一脸懵逼的允星河就这样傻乎乎地被带进屋里,坐了下来。“真的是。生病还在门外站这么久。等下,我去给你倒杯水啊。今天星期五,下午的社团活动我翘了。真的是。你早上吓坏我了你知道吗。你真是……”看着boy端着茶杯一脸鸡婆的模样,允星河轻笑起来。这家伙怎么反客为主啊。正传授着医疗大道的boy倒是被这一笑吓了一下:“怎怎么了?我讲的不对嘛?”“没有啊,只是……”允星河久违地大笑起来,:“你哈哈哈这个样子好像【猩猩】买菜大妈哦。”“唔。”不知为何boy一下子转身逃也似的,走开:“啊,那个你。先喝茶,我我我帮你削个苹果。”“恩?哦好。”难道生气了?允星河不安地想。
  唔,怎么。脸这么烫呢。boy躲在狭小的茶水间里,胸口不安分地一起一伏。刚刚怎么会要逃走呢?他摸着自己滚烫的脸颊瞎想。但、但是。刚才的笑可爱得太犯规了啊。想着,脸颊的温度又提升了。“呸呸!我在干什么啊真是!为什么会脸红!真是。麻烦。”不知为何,脑中突然闪过今天询问允星河家地址时周围人不解的眼光,黔驴技穷的他只得通过老师找到他。为什么?为什么大家对他都那么冷漠呢?boy不解。

  “呜哇!真是太累了。”允星河望着这摊满桌面的作业,不由地感叹一句。说是boy来帮自己辅导功课,结果他自己却睡着了。允星河注视着以大字形躺在沙发上的boy,笑着:“真是的。睡也没个睡相。”嘟囔着,给他该上自己脱下的校服外套。还想钻研功课的允星河彻底没了对于学习的念想。他专注地看着boy可笑的睡姿,就这样嘴角微扬着。不想,自己还神出鬼差地拍了一张照片!天哪!我我是变态嘛?!允星河简直羞于去想这一切。嘛。还是看着他睡吧。

   boy也不知道为什么去看望他以后,允星河就越发地躲着自己一见面就逃。不过……想起自己躲在茶水间脸红的时候,boy有些不自然起来。嘛。这个中午,一定要跟他说话!

  在嘈杂的饭堂里找人应该是件难事,不过自己却很快找到了允星河的身影。但是……
  “boyboy。我们一起坐嘛。”逆风笑又一次发动八爪鱼的功力。
  “我今天有事,下次?”
  “我不。”逆风笑无赖起来,“你是不是还因为上次那件事生气?”
  “没有。你想多了”
  “我不信。”
  “切,你不信拉倒。莫名其妙。”boy不耐烦起来,三下两下甩开了逆风笑。径直走向允星河那一桌。
  “诶?王瀚哲你!”

 
  允星河嚼着难吃的饭菜想着心事。上次boy走了以后,自己就像傻子一样不敢和他说话,见了他就逃。自己都被自己蠢到了。允星河怨天尤人地想。真是这样以后怎么说话嘛。
  “想什么呢?”这熟悉的声音。
  “哇!boy!你你们怎么都喜欢吓我?”讲到这儿,允星河突然一阵沉吟。
  “哪有们,就只有你好吗?”说笑着,boy又观察到了那种奇怪的气氛。明明饭堂里还有空位,为什么其他同学不肯到这儿坐,偏要挤在狭小的地方。他深沉地注视着允星河。被孤立嘛?不行,要做什么改变现状。换一种轻松的语调,boy开口:“你参加社团活动嘛?”
  “诶?boy你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啊啊...哈哈哈也没什么就是,咳想着你参加什么。啊,就我们一起参加嘛嘿嘿。”boy心里os:脸红是什么玩意儿!啊!
“啊。这样啊噗。”大概是被boy愉快的气氛渲染了允星河说话前所未有地愉快,“这样啊。我还没……”
  “那我替你报!”boy抢着接话。转瞬,又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啊,就我帮你报嘛。互相咳。有个照应。”
  “……好好好。这么急干嘛呀?”允星河彻底地放弃了冷漠外壳的伪装,因为只要自己沐浴在眼前人的目光里,自己就无懈可击,因为boy是他的致命弱点。而自己并不想掩盖这个弱点,而且想让这个弱点一辈子出现在自己的生命里。想到这儿,他不禁笑了起来。
  “傻笑什么?”
  “没、没什么。”允星河笑着。
  这种感觉真好。

  大概是和boy待久了,允星河自身的变化越来越明显。他自己都明显地感觉到。从一开始只朝boy笑,扩大到boy的朋友,然后是时时挂着笑容。boy很开心,因为他给允星河定制的计划已经成功了。没有人排挤他了,而他也能够笑容以对了。可此时允星河的心里却是无限的不安 自己是要一辈子忏悔的人,怎么可以……一次一次在深夜里,允星河看着boy可笑的照片,一次一次地扪心自问:你是不是喜欢他?一次一次地心理暗示:允星河你不能喜欢他,你只能喜欢佳思。但都无济于事。于是他回避boy,他想以此来断了这种可恶的残念。即便他的内心再如何不情愿,他也要这样做。我要忏悔啊。
   这边的boy却高兴得像个狗一样。真的,这个比喻一点都不夸张。我可是帮了人家的,而且是。最重要的人。每每想到这件事,boy就会不自觉地傻笑。是啊,允星河在他心中的地位不可用言语描述。但是,这家伙最近又开始重蹈覆辙,回避起自己来。讲道理,boy都开始怀疑起自己的人品来,我就辣鸡成这样嘛?老是躲我。哎,又要我亲自出马啊。
   星期五的日子总是尤其地好过,特别是和周围同学关系好了之后,允星河活得越发的愉悦。可,自己却还在回避帮助自己的人……想到这儿,他不由地叹了一口气:他在干什么呢?
  “允星河!”这声音。不不对,怎么可能是他。这个点,他应该还在上课才对。不等他逃避,自己就被一阵强大的拉力牵制住了。由于用力过猛,允星河这个人都向反方向倒去。唔?没有摔到。允星河睁开眼。“!!!”要是自己真的是田鼠的话,他恨不得现在找个地洞就钻。现在的自己正以一种极其暧昧的姿势躺在……boy身上!!!允星河猛地一抬头,直直地对上boy的目光。仅仅是几秒,他感觉自己就像要窒息了一样。“啊啊啊啊啊!”允星河红着脸惊呼道。

  没错!我是想填坑的来着!但是!我写不完!(ノД`)接近五千个字,别问我哪来的勇气,是梁静茹!再说我短的,真的要自杀了!(ˇωˇ」∠)_这里沐沐,我保证还有一章就完结!谢谢

允boy 平行线(2)还有乱入的笑笑hhh

允boy  平行线(2)



高产似那什么~唔【主要暑假太咸咳咳咳_(¦3」∠)_】
~


沐沐渣文笔注意,多多关照。


    ---------------------你好,我是分割线------------------

  

    雨依旧没停,反而更大起来。
   不知是它的缘故还是什么,空气竟变得异常清新,越发舒适起来。
 

   boy斜眼看了看身边的人儿,不忍抿嘴轻笑。要撑伞时,这个傻瓜偏说是欠自己人情,抓着伞柄就要撑,明明是他比较矮嘛。突然,boy的脑中闪过学校里同学的描述:允星河性格内向诡异,冷言冷语,不苟言笑。想着,他瞥了瞥允星河僵硬的手和神经紧张的脸。噗。哪有?


   
     认真的样子不是挺可爱的嘛。

  
  

    这时的允星河心情却不怎么轻松。大概是因为不习惯接受别人的帮助亦或是被心中久违的莫名愉悦感所渲染,自己坚持要为比自己高的boy撑伞。虽然有些吃力,但、但这么紧张的心情是什么啊!允星河被自己心中无数的杂念所烦恼着,不行,不能被他看出来。他努力抓住伞柄,抑制住自己内心的烦躁。

      一番无用的心理斗争后,允星河突然想到:他要是身形比我高的话,伞是不是应该遮得更多一点呢!这是他在注意到光顾着自己瞎想时伞早已失去了正常的平衡,有些倾向了自己的方向。扭头望望,身边少年的干净白衬衫已经有点湿了。其实只是零星几点而已,在此时允星河的眼中刺眼得异常。一种强大的可笑愧疚感促使允星河红透了耳根。

   “啊啊!对、对不起!”
   一个急促的喊声把boy吓了一跳。

   “啊?!怎、怎么了!”以为是出了什么大事的boy说话也有些结巴。

   “衬衣……”允星河的声音顿时低了起来

   “恩?怎么了?”

   “淋湿了。”

   “啊???”这让神经大条的boy花了很长的时间才意识到衬衫上的零星雨点,“啊这。嗨,没事的。这么一点点。用不着反应这么大吧哈哈哈哈。吓死我了。”说着boy爽朗地【如猩猩般】笑了起来。

   “……”就算是再不善言辞,允星河对于人情世故还是有所了解的。但是显然,笨拙的他用错了方法。不知道说什么,允星河只把伞歪到了boy那边。

   感受到了伞的摇动,boy抬起头看了看,啧。真是细心到爆炸呢。他谜之觉得有些小喜悦。那也不能让你淋雨啊。他一把揽过允星河,拿过伞柄。

  “你你,干嘛啊?!”允星河分贝提高了几倍。

  “作为好兄弟,总不能让你淋雨咯。省的到时你感冒还要我给你补课。”

  对于突如其来的温热触感,允星河说不出来的感觉。

  “好了好了走快点!慢死了!”

  “咳。”允星河轻笑。果然是个神经大条的人【猩猩】啊。





  “boy!”突然身后传来一个女声。
  允星河和boy一起回头。
  只见一齐肩短发的女生微笑着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
  等走到近前,允星河才稍稍看清她的脸,那是一个长相甜美的女生,即便是丑到爆炸的校服穿在她身上也是很养眼。表面的内向性格不允许允星河细看。他连忙转移视线。

  “逆风笑?”boy吃惊地看着她。“你怎么来了?”







---------------------------------------------------------------------------
沐沐:惊不惊喜!刺不刺激哈哈哈哈哈( ͡° ͜ʖ ͡°)✧嘿嘿嘿嘿我就喜欢这种!
性转什么的!坠棒了!噗别打我就好

其实吐槽的地方有很多【正文括号里的hhh】
比如允粑粑性格内向……

……个鬼鬼!他内向,中国boy就不是猩猩!淦!
吐槽完毕,这一更完不知下一更在何方。

平行线允boy

平行线【1】
 

作者沐沐,文笔很烂,大家多多关照。

  很多人都认为平行线是世上最恐怖的东西。允星河也这么认为。这大概和他为人处世的态度有关。若即若离,看似亲密,实际却有去不掉的生分。谁都不知道他深蓝色的眸子里专心注视的到底是谁。
  偶然,他无意注意到一句话“你永远不知道平行线是否相交,因为你无法度量它的长度。”嘴角弯了弯。“是嘛?”他揉了揉散乱的头发,呢喃着。----希望有那么一天呢。




  黄梅天的气候让人的心情烦躁到了一定的程度。闷热的风夹杂着潮湿的空气,这种强烈的不和谐感让允星河感到眩晕。便利店千篇一律的进门铃伴随着他沉重的脚步,随意挑选的饭团一如既往地不对口味,他在心理暗示下强扒着狼吞虎咽。不合时宜的雨让允星河烦躁地带起了耳机,大大小小的雨点砸在玻璃上,有力的碰撞声让人感觉玻璃仿佛也在疼痛。把包装纸扔进垃圾桶,允星河重重地叹了口气,谁知道待会儿要淋成怎样一个落汤鸡。
  “允星河!!!”
  熟悉的声线把冥想的他拉回了现实,允星河不为之一怔。抬眼,少年明朗的笑容映入眼帘,他不由地睁大了眼睛。栗色的头发在余晖的映照下发出如麦子一样的金黄,笑靥也因此越发地耀眼。允星河只觉得,一种莫名的愉悦心情就像滴入清水中的一点浓墨一般,迅速得渲染开来,渐渐充满整个心房。
  “诶诶诶”少年的脸又在眼前晃来晃去。啧,不小心又走神了。允星河揉了揉有些发红的面颊,尴尬地笑笑:
  “王、王瀚哲。”
  “噗。”少年拍了拍头,似是无奈地怂了怂肩,好笑地看着他,“跟你说了嘛,不要叫我王瀚哲。显生分。叫我boy就行啦!王瀚哲这名字也难听了噗。”
  “……”允星河低下头,无意地轻笑一声,总是阴沉的眼底少有地透着柔和。
  “没带伞?”boy瞥了瞥两手空空的允星河。
  “啊。是。”
  “走啊,送你回家。”
  “啊啊啊!???”一向沉默的允星河突然反应强烈了起来,脸上的红晕越发明显。
  “你不是没带伞嘛,送你回家啊。我带了啊。”boy也被这反应吓了一跳,马上解释道。
  “啊哦哦……”允星河嘴里无意识地嘟囔了几声,对自己脸上的温度一无所知。
  “咳咳咳,你不会在想什么奇怪的东西吧。hhhh”boy带有挑衅意味地冒出几句。
  “你!”允星河沉默的性格不允许他再解释什么,只是红着耳根,惊叫了一声。
  “行了行了,开玩笑而已别生气啊。”boy仰起头 ,嘴角不经意地上扬。真是。有点可爱。